首页>漫生活>动漫恶搞>详情

第一日

早餐的时候,再次成功把碗里的稀饭转移到藏在袖子里的塑料袋里。
上个月梦到绯真问我露其娅是不是挑食,不然怎么到了朽木家那么久都还没有长高。
醒来后对自己说:露其娅的身高问题一定要解决,不能让绯真担心。
记得山本总队说过,队长食堂的稀饭采用特殊烹饪技术,原材料全进口,是尸界最有营养的东西。
既然如此,决定把自己那份省下来留给露其娅。


第二日

觉得朽木家的花园太大了,散起步来很累,于是决定到面积较小的静灵庭去走走。
很不走运,没走几步就遇到了逢人必抱怨的涅。
涅愤愤不平地说总队太偏心了,又让不明副队提了一大桶稀饭往十三队送。
告诉他浮竹身体一向不好,进补一下是应该的。
涅又说冬狮郎那小鬼头肯定有后台,因为大小凡事总队都交给他负责。
他大胆推测:多半总队当年在外修行的时候曾经一个失足把持不住,然后如此这般辗转多年后冬狮郎就成了他失散多年的外孙云云……
不喜欢掺和别人的八卦,决定以后还是在自家花园散步。


第三日

刚刚泡好茶准备冥想,阿散井恋次就冲进禅房。
问他有什么事。
他说日元正在贬值现在换汇很划得来,问我他可不可以和露其娅在现世合租房,两室一厅。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我放下茶杯,平静地告诉他想死就直接说。
结果恋次笑着说他是开玩笑的。
正色警告他,看在他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今天就不和他计较。
下次再开这种过分的玩笑就绝对要杀了他。


第四日

本来想和绯真安安静静聊会天的,结果被强行串门的京乐给打断了。
很不高兴,于是自顾自地喝茶,根本不想和他说话。
京乐叽里呱啦了一下午,内容毫无逻辑可言。
前一句还在说“七绪生气又不理我,白哉你说怎么办啊~”,下一句就是“我看你们家那个天花板有点裂缝啊,是不是应该翻修啦?”
哼,什么裂缝,那叫镂空!
别以为天天睡房顶就可以乱说话,自以为是的家伙。
末了,京乐去图书馆查资料,临走时说下次还来拜访我。
终于只剩我和绯真了。
拿起她的照片看了看,发现绯真好像笑得更开心了。
大概她觉得京乐很会讲故事吧?
也对,成天对着我一个人大概也会无聊的吧。
决定下次和绯真喝下午茶的时候叫上京乐。


第五日

露其娅来信了。
她说现世的学校马上就要举行期末考试了。
她要复习,这周就不回来度周末了。
真是好孩子,绯真会为你骄傲的。
不过,这周的稀饭放到下周肯定会坏掉的,不如让恋次带过去给露其娅吧。
随手抖了抖信封,却见一张纸缓缓飘落。
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份绘图课作业!
这才发现信封背面还有一排小字:大哥,这个就交给你了!
无语……


第六日

练习茶道的时候,管家在门口通报,说恋次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向我报告。
皱了皱眉头:阿散井最近没事就大惊小怪的,作为一个副队长而言,实在是太不稳重了。
告诉管家不用理他。
管家装模做样咳嗽了两声后,说听恋次提到这次的事情与露其娅有关。
有点奇怪,悄悄放出去的地狱蝶昨天还回报说露其娅在现世安好,会有什么事情呢?
于是吩咐管家把他带进来。
恋次进来后,小心翼翼关上门,攀上房檐确定没有人在上面偷听后,这才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他发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真相:一护其实是个有着低级趣味的变态,为了朽木家的声誉,露其娅决不能再和这样的家伙生活在一起了。
告诉恋次,他对露其娅的成长环境如此关心我十分感动,不过一护毕竟是一只经我实地考察过的正直奋青,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要置疑我的判断;如果让我发现他空口无凭诬蔑一护奋青是为了合租两室一厅这个罪恶念头的话,就准备好小板凳等着看千本樱散落吧。
恋次流着泪说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并且发誓他一定会收集到确凿证据揭发一护的真面目。


第N日

收到恋次从现世寄来的特大包裹,上面赫然几个歪歪扭扭的血字。
辨认了半天,发现原来是“铁证如山”几个字。
丢人现眼啊,堂堂我朽木白哉的副队居然写字这么难看,一定要把这家伙抓回来练字。
打开包裹,先“哗啦啦”掉出一堆照片——全是公仔照片,照片背后清一色写着“队长你看这就是证据”。
什么嘛,明明就是很可爱的嗜好嘛。
翻完照片,发现包裹里面还有东西,拿出来一看——一只围着围巾公仔鸭,围巾上还贴了张标签:终极罪证,购买此物者除有低级趣味的变态不做他想。
总觉得这公仔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依稀记得……
这……好像是……
这应该是……
这根本就是我买给露其娅的公仔嘛!
……
阿——散——井——恋——次!!!


分享